今天是
0311-89180948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服务
  • 置家杂志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公关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之声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LED大屏
  • 保定分公司
  • 银河网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出品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ope体育app下载中文版论坛
  • 129期城市地理|丁家庄与真定卫的将军世家
    作者:  来源:  点击数:1247  更新时间:2016/5/27

    丁家庄 

    与真定卫的将军世家 

    文/梁勇  编辑/张立波  图片提供/梁勇


     

    历史上人类的聚落形态就是不断地聚散,不断地从一个个小村庄,聚合成城镇,而有的城镇则随着政治中心的迁徙和天灾人祸而破败,分散为若干村庄。不知道哪一天,这些村庄又聚居成新的城镇。

    随着石家庄城市北跨,古老正定城的东侧,正在崛起一片新城——正定新区。

    正定新区的丁家庄,是滹沱河北岸一个300户人家、近千人口的小村庄。村子虽小,名气不小,明清以来,就因地利之便,经济富庶,曾与隔河相望的谈固、白佛、高家营齐名,被称为“金谈固、银白佛、玉石高家营、玛瑙丁家庄”。如今随着正定新区的建设,位于新区核心位置的丁家庄,需要整体搬迁了。如何在城镇化和城市拆迁中留住乡村记忆,留住村庄的文化根脉,很值得我们思考。

     

    根脉丁家人是明代卫所将军后裔


    丁家庄,因丁氏家族最先在此定居而得名。那么,这个村庄创建于何时?

    据正定县1983年地名普查的资料记载,该村丁氏家族传说,他们祖先是明末由山西尉县(一说山东潍县)迁来,繁衍生息,形成村落,至今有380年历史。相关史志资料一直如是说。

     

    但2015年11月25日,随着正定新区丁家庄建筑工地出土一通《明故指挥使丁公墓志铭》,改写了村子的历史。


    丁公墓碑拓片

    这一通“明故指挥使丁公墓志铭”,记述了明朝真定卫指挥使丁祥的一生,碑文中用了“好爽豁达”“威武兼济”“攻坚必取”“守固必完”“临危不惧”等赞美之词。

     

    该村53岁的村民丁兰坪,在正定县公安局工作,有一种强烈的历史文化意识,执着地对故乡的历史进行研究。他得知村里挖出了指挥使“墓碑”后,急忙赶到现场。当发现该墓志铭上写的“丁祥”时,丁兰坪一阵激动。因为,在《正定县志》中有关于丁祥的简要记载。


    我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兴奋,因为1987年我在《河北师大学报》发表过《试论明代的卫所和军屯》的论文,后在我的专著《石家庄史志论稿》和我主编的《石家庄通史·古代卷》中,对明代真定卫、神武右卫的卫所军屯做过深入论述,对明代真定卫指挥使、都指挥使每个家族我都烂熟于心。听到“丁祥”的名字,我马上想到了光绪《正定县志·卫官世袭》对真定卫指挥使丁祥及其家族五代承袭指挥使的记载。

    丁家庄丁氏墓群的石像生

    丁家庄出土的《明故指挥使丁公墓志铭》证明了真定卫指挥使“丁祥”(1364-1409年)安葬在这里,不仅弥补了县志记载的不足,而且证明丁祥家族与丁家庄丁氏家族的密切关系。

     

    墓志铭记载:“公讳祥,滁州(今属安徽)人也”。其父丁刚,有二子,长子祥,次子胜。丁刚在明洪武初(1368年)因战功,被朱元璋封忠显校尉(从六品),到太原卫管军所任镇抚。洪武乙卯(1375年)去世。庚申(1380年)丁祥袭父职,封昭信校尉(正六品),调大同前卫所镇抚。丁祥随主将宋国公冯胜征大宁(今赤峰宁城)金山,俘元守城大将领纳哈出,因功升武略将军(从五品),调蔚州(今蔚县)任镇抚。明惠帝建文元年(1399年),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丁祥以蔚州城归附朱棣,朱棣授丁祥指挥兵符,升其武成后卫指挥佥事(正四品)。这年正月起,丁祥随主帅房宽,领兵驻北平(今北京),成为朱棣信任的将领之一。后攻济南、沧州、东昌(今聊城),屡有奇功,升指挥同知(从三品)。建文三年(1401年),又随房宽攻夹河(今河北武邑南)、东阿、东平(今泰安)、灵璧。六月随朱棣渡江,收复金川门(南京北城外门)立下首功,升昭勇将军指挥使(正三品)。永乐元年(1403)调真定卫(今河北正定)指挥使。永乐七年十一月丙申病故,年四十七岁,安葬于真定城东南临济之原(城东南五里)。宣德六年(1431年)迁葬于猪河(今正定朱河与丁家庄之间),与夫人贺氏合葬。

     

    丁祥有四子,长子源,世袭昭勇将军指挥使;次子丁澄、三子丁洪、四子丁滨,有二女:长女妙德、次女妙贤,都嫁于望族官宦之家。


    丁家庄

    那么,丁家庄何时成为丁氏家族聚居地并称为“丁家庄”呢?显然与丁氏家族始祖丁祥墓地有关。

    据《正定县志》记载,明代丁氏家族有五代世袭指挥使,丁祥病逝后,其子丁源“英杰有为袭指挥使”。丁源之后,其子“丁森袭指挥使”。之后,丁森子丁勋承袭指挥使。丁森孙子丁光祖承袭指挥使。

    丁勋墓志拓片

    从2016年3月6日起,在丁家庄村东地下管廊工地,先后发现三处棺椁和两盒墓志,尤其是出土的丁祥第四代孙丁勋和第五代丁时父子的墓志,对深入研究丁氏家族历史,具有重要意义。墓志详细记载了墓主人的身世和功德。可见丁勋、丁时父子均为世袭昭勇将军指挥使。光绪《正定县志》中没有关于“丁时”世袭指挥使的记载,漏了一代世袭将军,丁家庄墓志的出土,证明昭勇将军真定卫指挥使丁祥家族,从永乐到万历历经十一代皇帝,真定卫的丁氏家族六代世袭“昭勇将军指挥使”。

    据丁兰坪先生说,随着考古的深入,或许还有新的墓葬和相关证据公布于世。

     

    起源丁家庄或是明朝真定卫的军屯

    丁祥家族指挥使的墓志铭土于丁家庄,证明这村名是因丁氏墓地或落籍居住而得名。按照明代卫所军屯兵制,卫所周边设置军屯,将士 “二分戍守,八分屯种”。丁家庄或许是真定卫的军屯或官庄。清朝顺治三年《真定县志》卷七《兵防志》记载:“真定卫各所军屯七十有二,坐落滹沱沿河一带,与真定、藁城、获鹿、栾城等州县村社错设,军民杂居。”

     

    《明史·食货志》记载:“田之制,凡二等,曰官田,曰民田。”……而百官职田,包括“边臣养廉田,军、民、商屯田,通谓之官田。其余为民田。”明朝都司的都指挥使、卫所指挥使,有养廉田或军田。丁氏家族六代世袭指挥使,而其他儿孙以军籍可参与军屯耕种,所以,丁家庄可能是丁祥家族的军屯或指挥使家族的官庄。


    丁家庄

    明朝末年,李自成进京,其覆灭后,从真定南逃。作为明朝国家机器重要部分的真定卫,其指挥使决然不会让其整个家族在朝代更迭中坐以待毙,所以,家族迁徙和流散是肯定的。清朝入关后,顺治皇帝一方面安抚并利用明朝卫所军屯将士,同时废除明朝卫所军屯校尉的特权,到康熙十八年(1679年,下诏废除明朝的卫所军屯制,军籍全部改为民籍。而光绪《正定县志·卫所》记载: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 “以真定、神武二指挥归并州县,军籍改为民籍,卫粮归入民粮。”明朝指挥使丁氏家族,从此归入真定县的民籍村庄。

     

    清光绪版《正定县志》村社图记载“丁家庄”属“南关厢社”, “在城东南至城五里”, “共民二十户”。从永乐元年到光绪年间的470多年里,这样一个家族只有20多户,一是说明丁氏家族大户不分家,二是证明明末清初部分分支流散异地。


    丁家庄旧宅

    丁兰萍先生介绍,光绪《正定县志》记载的正定丁氏后裔的名人有23位。其中有不少外任或战死。如丁桀,清光绪任安徽宿州吕良巡检。还有丁殿元,清嘉庆年间河间都司,嘉庆四年甘肃老柏树阵亡;丁永成在嘉庆年间双沟阵亡;丁得明在清嘉庆年间陈家河阵亡;丁复兴咸丰三年在扬州阵亡;丁士俊,清嘉庆八年在颍州府阵亡;丁玉明,清嘉庆八年八月二十在扬州阵亡,丁光明在战场失踪。

     

    另外,在正定还有“丁姓一家亲”的说法,正定县有丁姓家族的村庄9个:丁家庄、北孙、顺城关(花园)、西权城、后塔底、西柏堂、东柏堂、南早现、城里(民主街)等。这些族人都认可“正定丁姓一家亲”之说。他们最早的祖坟都在丁家庄,或许都是丁祥后裔的各个分支,或分别驻守真定卫周边的军屯,或因明末清初动乱中分散居住以防不测,而丁家庄成为正定丁氏家族的发祥地。

    富庶有“玛瑙庄”之誉

    丁家庄位于滹沱河北岸,西距正定城2.5公里,古时,村北有一道高高的黄沙岗,村民传说 “背山面水、龙脉腹地”。丁氏家族后裔落籍于此,传承勤俭家风,成为滹沱河北岸著名的富庶之地,所以丁家庄有“玛瑙庄”一说,与滹沱河南岸的谈固、白佛、高家营齐名。

     

    丁家庄的村貌民居独具特色,青砖碧瓦、长檐斗拱的建筑群,十分气派, “大门套院、四面见笑”、“四粱八柱、前檐下架”、“近门而居、弟兄相邻”的建筑规制,彰显着丁家庄曾经的富贵。丁氏家族曾经的辉煌,缘何而来,后世子孙居然多少年搞不明白。村民不禁自问,若无名门望族的传承,又何以创建如此的“高门大院”?何以带来“玛瑙”的富裕生活?

    面对拆迁过程中发现的丁氏指挥使的石碑、墓志,丁氏家族的后人们才认识到:原来他们是真定卫指挥使世家的后裔。

     

    丁氏家族的先人打下了百年基业,实现了从明朝将军世家到清朝富甲一方朱门的华丽转身。改革开放后,丁家庄人勤劳善良的村民,依托滹沱河大面积河滩地,种养结合,成为正定县第一个养貂、养牛专业村。光养貂专业户就有十几家,产自河滩的“心里美”绿萝卜,脆甜可口,滋肺顺气,也成为石家庄市民菜篮子中的品牌产品。

     

    记忆留住村庄的文脉


    随着石家庄城市 “北跨”战略实施,丁家庄列入搬迁范围,村民的故宅、老屋、祖坟,都要拆迁了。曾经让丁家庄引以为自豪的特色民居和生活方式,都将在新区建设的大潮中退去。村民们很珍视故乡的历史,为了使淳朴的村风和村庄的历史文化得以传承,村里自发地组织编写了《丁家庄村史》。


    全村11个姓,都支持编写这部村史。正是在村民的积极支持下,《记忆丁家庄》付梓了。全书六部分,介绍了地貌、人物故事、大事记、图片集等。省、市档案局及地方志办公室等单位对这本书给与很高评价。《记忆丁家庄》的策划者之一、丁家庄村党支部书记丁华杰介绍:“村史编辑和的过程,可以感受到大家对即将消失村庄的文化拯救的关心。”

     

    正定县文联主席刘瘦云先生为这部村史作序,学者王增月先生作跋。诚如王增月先生所云:“以期载先人创业足迹,录当代赫赫功业;纪山川人物瑰丽,刊淳朴民风德隆;昭社会文理明顺,树德范言行旌帜。 ” 


    丁家庄村史的出版,带动周边20个村整理村史的热潮。目前,正定新区20个村庄都开始挖掘和编辑整理村史。正定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宋同原表示,“正定新区建成后,将建一座民俗博物馆,收藏所有村庄的历史和文化。”

     

    现代化的大楼可以在世界范围内相互模仿,而村庄和民族的祖根不能复制,一个迈向现代化的伟大民族,敬畏历史才能更受尊重。我们的村庄不能在城市化进程中被泯灭,要留下文化的根脉。我在新华区于底村拆迁改造论证会上语重心长地给项目投资方说过:如今不是疯狂追求容积率的时代了,有文化的楼盘才能彰显企业家的文化修养和责任,你为村庄留住祖根,也就为楼盘留下了文化的品牌。丁家庄拆迁改造更需要文化的思维。留下一隅,设计好一座真定卫文化园,就是在水泥丛林中留下一片文化土壤,在那里写下祖根的记忆,留住城市开发的文德吧。

     

    护与拆

    2010年,在梁勇老师笔下的丁家庄又一次迎来了自己命运的转折。城市“北跨”战略计划的实施让这片正处正定新区中心的村落演绎了自己最后的绝唱——拆迁。从此这个村庄彻底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再次回到这里,再也看不到鸡犬相闻的街道,阡陌纵横的田地,,石家庄又一座村庄,至此,再找不到踪影。


    丁家庄,拥有380年的历史,有过默默无闻,有过闻名遐迩,却也最终抵挡不住时代的脚步。2013年10月31日,是丁家庄拆迁的最后期限,这一天,冷清取代了往日的寒暄,许多不舍故乡的人最终还是离开了自己的家,这个每个角落都如此熟悉的家乡,今后将崛起栋栋商业大楼,高端住宅,丁家庄这个称谓也会逐渐被某路某街所取代。在正定新区,又很多如丁家庄一样的村落,他们选择为新区建设让路,但对于很多老人而言,不舍的不仅是村落,更是自己的根。

     

    梁勇老师在为《城市地理》撰稿以来,字里行间总带着对那些文化传承浓浓的不舍,每次有新的选题,无论在哪个角落他都能侃侃而谈,这个城市的文化早已印刻在他心中,成为生命中一部分,深入血脉,那是信仰,是精神的支柱。对于每个人而言,我们同样也需要这样的支柱,“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可怕的”,而信仰就来源于文化的传承,印记的承载。


    御河上院效果图

    但时代的发展不会为过往停留哪怕一秒,如果可以把历史当成一个录像机,回放同一座城市,每个时代这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特点,如今,我们更不可能放弃“高楼大厦”,继续保持“亭台楼阁”,是拆?是护?难以抉择!但也许,可以结合。

     

    如今,再次踏上这片土地,那些曾今的存在也只能是曾经了,但所幸的是在正定新区的开发过程中,当地的政府部门多次强调要保护新区的历史文化遗迹,作为开放商,在建设过程中也努力能将那些传承印记保护,修复甚至升华。在丁家庄的宝能中心,总经理劳力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们,宝能中心将来的造型就是仿造真定古城的古塔,在太平庄的御河上院,新中式的风格让每个入驻的人都能回味属于中华的独特,总经理张新立在介绍当地文化时重点介绍了此处为当年的刘秀渡河处,御河上院前还专门以石书的形式展示了当年的这段历史。


    石家庄宝能中心效果图

    也许等到将来的某天,再回首,可能那些熟悉的建筑、物品、角落还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睹物思乡,信仰犹在,传承不断。

    “拆”与“建”,其实并不矛盾,我们看中的是那些传承,是那些珍贵的遗迹,是那些难舍的回忆,如果在建设中都能如丁家庄的石家庄宝能中心、太平庄的御河上院一样,充分考量文化的重要性,重点保护那些珍贵的历史古迹,尊重当地人们的意愿,那么文化传承不仅不会断,而且可能会有更好的传播。

     

    梁勇


    人文学者,石家庄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省政府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著有《文化资产价值论》《河北酒文化志》等专著。学地理学,从事历史学研究,关注社会学问题,最早呼吁公共行政标准化,应邀参与政府决策咨询,把社会作为书房,从书房走向社会。河北电台《燕赵传奇》总撰稿、主讲人,石家庄电视台200集电视文化节目《石话实说》总撰稿、主持人。

     

    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